梦魇

昨天早上,我做了一個夢。
 
在夢裡,我夢見了一位小學朋友,秀坤。秀坤不停地勸我跟他離開,說明往後的世界將屬於魔鬼的世界,我斷然地拒絕了。
 

我看見了秀坤坐在車裡前坐是魔鬼的身影,車上的喇叭聲不停滴呼籲着眾人跟隨他們的步伐。好在我預知得到,提早關了門窗。往外望出,看見了隨從們半推半就地醬鄰舍們推了上車,難過的哭聲、吶喊聲不停地在我的耳邊回響。我看見了東倪不捨地抱著妻子,然而卻沒辦法保護著心愛的人。

故作鎮定地走進後院子,車子離開了,聽不見任何的聲音。突然間,家門打開了,從後門的門縫中,我看見了隨從們進入了我的家裡,隨從們緊盯着後門,那雙犀利的眼睛,能夠穿透人的心。我的心砰砰的跳,我好害怕他們會發現我的存在,我趕緊把自己關進廁所裡,腦袋第一句話告訴我 “禱告!”

我以微弱的聲音在廁所裡進行潔淨禱告,真的很害怕他們會聽見我的聲音。結束後,我嘗試將耳朵靠在門邊,聽聽外面的聲音。”啪!”的一聲,我嚇著了,他們在外面,怎麼辦?他們一定會發現我的存在。”走出去”一把聲音從我的耳邊傳了出來。我猶豫了”怎麼能夠在這個時候出去,瘋了嗎!?”心中的忐忑敵不過耳邊的那把聲音,我妥協了。

開了門站在門外,看著幾個隨從們不停地盯著我看,目不轉睛,我連呼吸也不敢用力,或許我甚至憋住了氣息,看著他們的背影,他們離開了。

我的屋子變成了安全保護區嗎?真的嗎?打開家門一個隔膜罩住了屋子,我拉了東倪進了屋子,”這裡沒有人能夠找得到我們,外面還有生還者嗎?”我問。他給了個口號,其他的生還者一一地進來了,為了個圈子。我說一定要禱告,無論你們是不是信不信主,至少這裡是神的堡壘。

大家圍成了一圈,搞到進行著,最後進來了一個人,看不見樣子,而卻我一手握著了他的手,以耶穌的名禱告,每個人成為潔淨,不屬於這裡的都得逐出這間屋子外,阿門。他倒下了。

 
我,醒來了。

《过度教育》 Review

每一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而事实上,在严苛的教导下,又是否能够如父母的愿景办,走到最后呢?
这到底是孩子的梦想,还是父母自己的梦想呢?
除了早上上课的时段外,放学后接下来满满的才艺课,舞蹈、钢琴、小提琴、魔术、烹饪、语言、绘画、补习等等。纵然俗话说“莫让孩子输在起跑点上”。父母是否曾聆听过孩子的声音呢?
书中自序“狗的待遇比我好”,却听到一句“你比狗都不如”。狠狠的冷水淋在身上,对于鞭打、拳打脚踢、辱骂等等的遭遇,都只因: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必须好好栽培而扼杀了童年时光。
你是否曾经好好地聆听你的孩子心中的话语?

《我是马拉拉》 Review

马拉拉出生于1997年的巴基斯坦,一个动荡不安的国度。到底巴基斯坦是个怎样的地方?塔利班又是否是新闻报道的那样?

事实上,巴基斯坦比我们想象的更为严重。此书的阐述叙说了巴基斯坦的文明,塔利班如何逐步侵略了巴基斯坦的和平以及巴基斯坦人为和平的渴望。

我很庆幸自己出生在没有战争的国度。在这里可以自由地接受教育,唯有必须尊崇律法。我深深地了解到教育的重要性,学习、识字能够开阔视野,受教育的最主要原因能够让我们拥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不会人云亦云。马拉拉和她的父亲不断地宣扬教育的重要性,并且强调女性也有受教育的权利,当每个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就不会随便听从他人的使唤并且灌输不理智的思想。

在这个国度里面,许多的政治家以低劣的手段行事,讲述无厘头的政治演说,然而新一代的年轻人却看穿了其中的阴谋,因为大家都希望能够拥有一个更好的明天。

何为追求的人生

突然想起5年前亲爱的老豆在我毕业的时候跟我说了一个故事

一个让我听得是懂非懂的故事…

++++++++++++++++++++++++++++++++++++++++++++++++++++++++++

有一个美国商人坐在墨西哥海边一个小渔村的码头上,看着一个墨西哥渔夫划着一艘小船靠岸,小船上有好几尾大黄鳍鲔鱼。这个美国商人对墨西哥渔夫能抓这么高档的鱼恭维了一番,还问要多少时间才能抓这么多?墨西哥渔夫说,才一会儿功夫就抓到了。美国人再问,你为什么不待久一点,好多抓一些鱼?墨西哥渔夫觉得不以为然:这些
鱼已经足够我一家人生活所需啦!
 美国人又问:那么你一天剩下那么多时间都在干什么?
墨西哥渔夫解释:我呀?我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抓几条鱼,回来后跟孩子们玩一玩;再跟老婆睡个午觉,黄昏时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跟哥儿们玩玩吉他。我的日子可过得充满又忙碌呢!
美国人不以为然,帮他出主意,他说:我是美国哈佛大学企管硕士,我倒是可以帮你忙!你应该每天多花一些时间去抓鱼,到时候你就有钱去买条大一点的船。自然你就可以抓更多鱼,在买更多渔船。然后你就可以拥有一个渔船队。
到时候你就不必把鱼卖给鱼贩子,而是直接卖给加工厂。然后你可以自己开一家罐头工厂。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个生产、加工处理和行销。然后你可以离开这个小渔村,搬到墨西哥城,再搬到洛杉矶,最后到纽约,在那经营你不断扩充的
企业。
墨西哥渔夫问:这又花多少时间呢?
美国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墨西哥渔夫问:然后呢?
美国人大笑着说:然后你就可以在家当皇帝啦!时机一到,
你就可以宣布股票上
市,把你的公司股份卖给投资大众;到时候你就发啦!你可以几亿几亿地赚!
然后呢?
美国人说: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搬到海边的小渔村去住。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随便抓几条鱼,跟孩子们玩一玩,再跟老婆睡个午觉,黄昏时,晃到村子里喝点小酒,跟哥儿们玩玩吉他。
墨西哥渔夫疑惑的说:我现在不就是这样了吗?

+++++++++++++++++++++++++++++++++++++++++++++++++++++++++

**今天看到朋友post了这个…

神偷

幽幻的影子在灯光里蠢蠢欲动,脑袋不停地宣告遍野的来临,一昧地吸允着仅有的样子补充身体的养分,努力地茁壮成长,却绊拙着攀藤的依恋,白色的花瓣正尾随地凋零,一幕幕的时光挥别了岁月的产流。